龙岩天气_龙岩旅游_龙岩网

龙岩天气_龙岩旅游_龙岩网

http://www.fjlcnews.com

菜单导航

家政学专业都教什么?并不只是当保姆 朝阳产业

作者: 龙岩网 发布时间: 2019年10月22日 03:53:04

  行业“痛点”多,现实很骨感

  一位受访的某专科院校高级家政管理专业在读学生,向记者抱怨专业课程设置散且乱,老师讲得也不系统。“有时讲到最后,老师都说也不知道这些知识能用在哪儿。”可见,完善家政学学科体系建设已迫在眉睫。

  记者调查了解到,目前开设家政学及相关专业的高校,师资力量相对薄弱,多数老师都是从社会学、心理学、营养学、教育学等交叉学科转型过来的。有些任课老师,对于家政学的概念缺乏了解,认知有限,教学态度比较勉强。

  更有甚者,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不时请人代课。还有的学校干脆聘请医院退休的护士长,给家政学专业大学生讲护理,让学生觉得自己更像是医院护工。不少学生从实习开始,就选择与家政服务完全不相关的领域,或干脆埋头念书考研换方向,远远地逃离。

  “师资短缺,确实影响学生的学习热情。”薛书敏也很无奈。个别已设置家政学专业的高校,因师资紧缺、招生困难,不得已只能停招。

  进入家政企业实习或工作的大学生,则多感到一股寒意。

  “上学时很开心,也看好行业发展前景,一旦进入家政企业实习后,大多数同学都决定以后不干这行。”吉林农业大学家政学2014届毕业生文玉虎对记者说,“我们学校在长春,即使是长春数一数二的家政公司,都特别小,特别low(低级)。”

  无论是北上广还是小县城,街面上最常见的家政公司,多是劳务中介性质。巴掌大的门脸,招牌上红底白字写着硕大的“家政”二字,和“保洁、小时工、月嫂、护工”等一排小字。小店里黑乎乎的,摆着一桌二椅,看起来大多都简陋不堪。

  文玉虎觉得自己科班出身,年轻肯吃苦,总能做些改变。读大三时,他和学长一起创业,在长春开了家政社区门店,为附近高端小区居民入户做深度保洁。正是凭借这段经历,他获得了北京某知名家政企业的工作机会,在正规的写字楼里办公,给人感觉很体面。

  文玉虎的工作本来在公司总部,给公司门店和家政服务员做培训。有段时间公司业务下滑,他又被派到门店去做“派单老师”,也就是最普通的家政中介:帮客户找阿姨,给阿姨找客户。

  从早上8点开工,每天都干到很晚,周末无休——只有晚上和周末,客户们才得空到门店找阿姨。最让文玉虎头疼的是,如何处理客户和阿姨们的纠纷。“客户说阿姨不好,阿姨说客户不好,我哪儿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。”干了三四个月,文玉虎说自己“整个人脾气都大了。”

  这样既累人又累心的工作,每月工资到手只有2700元。更重要的是,文玉虎说他在这里看不到未来。“没有晋升通道,也没有给我们年轻人充分发挥的空间。更何况大小伙子干家政,说出去也不好听!”文玉虎决定离开这个行业。

  李思楠是文玉虎的大学同班同学,他也想为改变家政行业的小乱散做点什么。2014年,他进入了一家互联网+家政公司。没想到干了一年左右,公司就黄了。同期互联网+家政企业,多数都没撑下来,它们都没有解决好服务水准和员工诚信这两个行业“痛点”。

  “在北京干家政的,好多是附近省份的农村妇女。她们本来干得好好的,像现在秋收季节一到,她们好多人都得赶回家收麦子,说不干就不干了,你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”李思楠发现目前家政行业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成熟,继续做又找不到方向,他也转行了。

  朝阳产业亟待专业人才

  40天内换了7个育儿嫂,上海市民李晓茱和家政服务人员打交道的经历让她心力交瘁。

  原本用得好好的育儿嫂突然生病,不得已临时换人,正赶上李晓茱休完产假要重返职场,龙岩新闻网,她急得不行。“人家听说我换了这么多育儿嫂,肯定觉得我这个人太挑剔有问题,但我当时真的急得‘饥不择食’,只要有人能搭把手就行。”

  “这7个育儿嫂里,有5个是炒我鱿鱼的!”李晓茱无奈之下,差点放弃工作,回家当全职妈妈。

  走马灯一样更换的育儿嫂里,有的穿着雪纺裙高跟鞋来试工,根本没法抱孩子;有的给小婴儿喂饭哄睡的耐心,只能坚持十分钟;有的沟通起来“油盐不进”,对一切意见建议充耳不闻;有的摆出一副专家姿态,指挥全家按她的要求带孩子;有的一丁点带孩子的经验都没有,也敢接下育儿嫂的工作……

  李晓茱因为急着用人,曾想把这位毫无经验的阿姨留下。李晓茱的妈妈还手把手教她学做婴儿辅食,教她给小孩洗澡、喂饭、哄睡。“本来这种事自己做就算了,现在还要指导她怎么做,操心她做得好不好。她在期间,我妈反而更累了。后来对方提出做不来要离开,我觉得她应该付我妈一笔培训费才对。”

热门标签